folder 全部, 文本
2019 阿卡漢建築獎(下):公共性的意義

圖:Aerial view of the pool from the beach, Almetyevsk © Ivan Petrov
者:江子卉
看第一篇:2019 阿卡漢建築獎(上):環境變遷下的思考

2019 阿卡漢建築獎(下):公共性的意義

本文承接上文,介紹阿卡漢建築獎其中一個得獎計畫:Tatarstan Public Spaces Development Programme。本文將簡介這個計畫的政治面與居民溝通面,初步探索公共性的意義。

上篇著重介紹在環境變遷下思考的建築計畫,若還沒有看過的可以點進去瞧瞧,裡頭有阿卡漢建築獎的小簡介。

Tatarstan Public Spaces Development Programme

此為俄國內韃靼斯坦共和國公共空間發展的計畫,由策展人兼任韃靼斯坦共和國總統顧問Natalia fishman-bekmambetova來安排,從2017年開始一直發展到現在。這個案子在政治上有著超乎期待的效率,可能帶來質疑。不過,值得學習的是,能從中理解「社群溝通」的模樣。

Square on the Festival Boulevard, Kazan
© Daniel Shvedov
Aerial view of the Central Square, Bavly
© Lenar Gimaletdinov
Terrace at the beach, Almetyevsk
© Daniel Shvedov
計劃簡介

策展人Natalia fishman-bekmambetova與他的團隊堅信人們是為了生活才工作,而不是為了工作才生活,所以提供一個良好的公共空間市政府很重要的目標,那是提升人們生活境況的一個最基本辦法之一。

Children’s playground, Bogatye Saby village
© Daniel Shvedov
Aerial view of the pool from the beach, Almetyevsk
© Ivan Petrov

計畫目標為改變328個公共空間,包含33個村莊、42個城鎮以及2 個主要城市,現已完成178項計畫,此外也包含了蘇維埃時期以及更久以前的各式歷史建築。有十個不同的計畫類型:水資源、池塘、堤防、海邊、公園、公共花園、主要大道、廣場、街道和散步小徑。

計畫內容種類多元,地方也多元,在這種情況下是如何溝通?為何政府會讓一個策展人(curator)擔任這樣的職務?他如何克服溝通困難?

政治上的條件

但事實好像不是完全地單純,策展人Natalia fishman-bekmambetova曾在莫斯科市政府擔任文化部長,而在韃靼斯坦共和國公共空間計畫之前,莫斯科也經歷了大型公共空間改革計畫。她所做的這一切:Tatarstan Public Spaces Development Programme,似乎是為了讓俄羅斯政府能夠討好市民,因為俄羅斯政府在其他地方:税、政策等,已經無法討好市民了。此外,在俄羅斯,貪腐貌似成為日常,這些大型的公共空間翻修計畫常會伴隨著預算與決算的差距,例如,在莫斯科的Zaryadye Park官方預算為2億美元,但在非官方的紀錄卻高達4 億美元,我們無法得知是否這些不正常的資金流動會成為這些案件高效率的理由。

回想這個案子的確不可思議,尤其是在效率方面。2017年開始啟動這個計畫,至今已完成178件計畫,據資料顯示,這些公共空間的更新都有與所有權人和當地社群溝通,且有建築師與年輕設計師的合作。參與的對象這麼的多,若是只用理想來說服大家,我不認為會有這麼高的溝通效率。

老實說,沒有一個國家或團體機制健全到沒有任何毛病。俄羅斯內部的政治是否有問題,我們不得而知。若我們單就這項計畫的野心、企圖,及目前的成果看來。若我只是一個市井小民,這的確是一件令我開心的事情。畢竟,誰不喜歡一個舒服的空間呢?

政治上的複雜因素怎麼抽絲剝繭也撥不完,但我們可以看看這個案子的成果,以此窺見由策展人Natalia fishman-bekmambetova主持的公共計畫,傳達的訊息。

令人驚艷的政府網站
來源:政府官網截圖

在他們的都市發展部門的網頁上有非常健全且白話的重點整理,包括目前完成的計畫、居民研討會的內容、居民研討會的時間、未來計畫的發展等,是一個極具易讀性的網站。也是我目前看過的政府網站中,讓我最快理解他們在做什麼的網站。

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強烈地感受到這個單位:Institute for Urban Development of the Republic of Tatarstan與Natalia fishman-bekmambetova的團隊想要與居民溝通的決心。

居民研討會
大量的居民參與研討會

關於他們在所有居民研討會的草案報告中,我認為最令人值得讚賞與學習的事:

1.預先上傳建築師對基地設計的草案內容

2.準備完整的基地圖與桌子讓居民可以圍在一起討論

3.將未來生活的想像帶入公共空間計畫

韃靼斯坦共和國的都市發展局會在居民研討會前預先上傳建築師設計草案,供民眾閱覽,不需要經過繁複的搜索與點擊,便能在網頁的最上層找到。裡頭的報告也是圖多過於字,每一張圖簡而有力的勾勒未來公共空間的面貌,以及活動的可能性,包括每一個季節裡,這個公共空間能夠進行的活動。

在他們的討論紀錄內,常可以看見每個居民分享自己的生活習慣,在這個空間會進行的活動,以及期待未來有什麼設施可以讓他們與其他居民一起進行。分享,能夠成為一個正向的循環,即使不是這個地區的居民也能夠透過閱覽其他計畫的紀錄,開始思考自己周圍的公共空間能有什麼樣新的面貌。

Gorkinsky-Ometyevsky森林的第二次居民研討會

此外,這個研討會的交流並不只限於居民與建築師,有時也包含著承包商、森林研究委員會、生態保育學家等。每一個施工段落間,都會有相應的居民研討會,讓居民可以即時反應,承包商和建築師亦能即時修改。

例如,Gorkinsky-Ometyevsky森林是境內所有滑雪者與自行車愛好者常去的地方,他們第一次先進行了全市規模的研討會,建築師會見了這些運動員,並得知了他們對於滑雪橋樑寬度與高度的要求,以此設計打造。而在第二次的居民研討會中,居民要求一個狗的步行平台。而自行車道的礫石過大,可能滑落造成傷亡,承包商也表示能夠在一週內更換。

Gorkinsky-Ometyevsky森林公園一隅

而在關於軟體方面,也能看到居民參與的歷程。身為居民也是自行車俱樂部的負責人Alya Halikova提議創建一個統一的活動日程表,以便Gorkinsko-Ometyevsky森林周圍的社群都知道公園內發生的事情和時間。公園和公共花園管理局局長Alsu Karyakina支持這一想法:「我們將訂定一個制度,以便達成協議,使得每個團體將能夠在不影響其他人的情況下開展活動。」

順帶一提,這座公園在google上擁有9000條評論,且評價為4.7顆星,如果有在使用google map的人,就能感覺到這是多麽難得的事。

這不完全是一個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的社區營造,這樣的討論與研討會的模式,能夠讓專業者(建築師、設計師)有所表現,在地居民的需求滿足,更能促發居民思考自己期待的未來生活是什麼模樣。

更直接的調查
中間為策展人Natalia fishman-bekmambetova

令人訝異的是,韃靼斯坦共和國製作了一個民意調查app,上架在ios與android平台,這個app能夠讓所有居民表達自己的意見,不管在任何公共政策計畫上。

而關於公共空間發展計畫,他們在2018年中發布民意調查,讓居民票選哪一項計畫要優先在2019執行,而其餘計畫則會在2020–2022年執行。他們表示,在線調查解決了兩個大問題。

第一,以電子形式進行調查可以計算超過100萬的受眾。而韃靼斯坦共和國的民眾也只有380萬人,也就是說保守的來說,他們可以知道超過四分之一的民眾對於細節想法。

第二,針對性地投票,居民可以對於他們所在地周邊的公共空間計畫進行投票,這提供了更加準確的服務。

勾勒未來生活的面貌對於個人來說,並不是件容易的事,而政府要帶動居民去思考,且居民能夠開始去思考自身周圍空間的關係,這是件更不容易的事。在閱讀以往社區營造案例時,常會困惑為什麼會有一些看起來很奇怪的東西。我想,專業者的配合在公共空間的經營是必要的;而居民的參與,提供回饋,才能讓專業者「設計」出符合社群的公共空間。

噢,不對,不該是「設計出」,設計是需求較為明顯的狀態了。但在韃靼斯坦共和國公共空間發展計畫的紀錄裡,看見的是,居民在「思考」未來模樣的過程,並由專業者與居民合作漸漸讓模樣成形的過程。

關於公共空間,不只屬於一人的事情,最重要的應是發展一種想像的能力。生而為人,能否讓己身感覺到有能力選擇自己想要的未來,小至午餐的選擇、大至政府未來的決策,當我們感到有能力選擇、討論、理解與實踐時,那才是公共性有意義的時刻。

5 Shares

achitecture 建築 江子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取消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