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der 文本
35世代的困頓與焦慮—從體操選手的日常及體操男爵的旅行系列創作論世代輪廓

圖:體操男爵的加冕儀式 – 絹本膠彩 – 松木油彩 – 160x90cm – 2018 – 張育嘉提供
文:張育嘉

35世代的困頓與焦慮- 從體操選手的日常及體操男爵的旅行系列創作論世代輪廓

  在台灣當今的社會結構中少子化及高齡化一直是既有且嚴重的問題,而身為在1983年台灣出生的我正是這一浪潮中成長的世代,這個世代除了上述的問題外也面臨新的挑戰,而35世代正是我們這一代人最佳的寫照,35世代是指1978至1987年出生、年紀介於30至39歲的這一群人,也是教改第一代,更是受網路影響的第一代。這個世代正面臨一些巨大的變化,如台灣經濟走低、薪資倒退、房價高漲、結婚意願遞減與晚婚加晚生,高齡生育變多等更多的困境,剛好我又選擇了藝術家這個職業來謀生所以更能感受到這樣的壓力,記得當初選擇藝術相關科系就讀時家人相當希望未來能在學校中任職,但是後來因為少子化的衝擊使得教職機會的獲得相當困難,但剛好也因為社會結構以及藝術市場的變動讓青年藝術家有些許可以喘息跟生存的空間,例如各種美術獎項及文化部與國藝會的補助,讓我可以在創作草創期可以維繫住各種的開銷,但近年來由於經濟的不景氣加上物價的高漲,青年藝術家需要面對他出生以來將近兩倍的物價,也間接影響了藝術市場的購買力下降等問題,而這些困境不只是35世代的年青人要面對,對35世代的青年藝術家更是巨大的挑戰。

  《體操選手的日常》與《體操男爵的旅行》這兩個系列創作是我從2016年開始進行的系列創作,主要是因為童年時因為不會翻身上槓因而發憤在課餘之時去家裡週邊的體操訓練館學,但在長大之後再度回想到這段童年經驗時忽然意會到體操這項運動是一項由評審給分的運動競賽,並不同於籃球或是棒球這種運動是可以靠選手自身力量獲得分數的,因此這樣就如同我們都時常在意著他人眼光的生活經驗一般,因此我也就利用體操的各種項目跟情節與我的生活經驗作結合,企圖用這樣的系列連作來凸顯出我這個世代與社會的關係。

  在這個系列創作中的第一部分是體操選手的日常,這系列主要是從上面所說的日常生活為出發,作品形式上我採用了絹本膠彩及松木油彩兩種媒材的運用,讓主要的角色人物用膠彩繪於絹本上而背景或是想要附加的物件我用油彩繪於松木板上,這樣的方式主要是利用到絹本的透明性讓底層的空間物件可以藉由隔層距離的關係產生一種獨特的空間處理方式(如圖一),這樣的方式也如同電腦影像軟體操作時處理圖層的概念一樣。

圖一:體操選手的日常之想要飛  
絹本膠彩 – 油彩松木 – 42x42cm – 2016

  其實這樣的空間表示方式除了畫面效果之外,另一部分是想去表現角色與背景之間疏離的感覺,就如同35世代雖然生存在這個年代但因為社會發展得突破性加速讓這個世代的青年人感覺與上一代跟下一代並沒有顯著的脈絡關係,反而像是活在一個看的見卻沒有實際感的社會一般(如圖二)

圖二:體操選手的日常之想要飛 
 絹本膠彩 – 油彩松木 – 42x42cm – 2016

  上述主要是體操選手的日常的作品形式部分,接下來可以在體操選手的日常之單槓練習中閱讀到內容的部分(圖三),這件作品主要有三個角色除了中間明顯的體操選手之外還有兩支靈長類的動物在旁觀看,可以從畫面看到靈長類都有笑容但這個笑容可能是為選手喝采也可能是在旁看好戲,在我的成長經驗中在學校的學習跟老師的教導都是希望大家趨近於一樣,並不希望有太多的差異性與特別性,所以班上如果有人特立獨行或是行為特別都會被加以訓斥與規勸,當身邊有與自己不同的人出現時大家都會感到不安全感並希望對方的行為不要被認可,這樣的狀況與問題在我們的社會可說是層出不窮,而35世代得我們也因為教改的關係開始解放我們對於人生成功的定義,因為青年人開始能夠獨立思考並且勇於冒險去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相較於上一代來說成功的途徑並不單純只有一條了,這部分也在35世代的青年身上充足的體現,而我願意選擇藝術家為工作也是這世代的一個表徵。

圖三:體操選手的日常之單槓練習  
絹本膠彩 –  油彩松木 – 42x42cm – 2016

  當人類有受過一定的社會規訓後都會利用自己的邏輯來理解事物,所以當想要利用作品傳達某種觀念跟想法時如果只運用直線條的語言路徑很難引起一般大眾的注意跟思考,所以我在作品的視覺調性上我採用一種輕鬆詼諧的語彙也希望藉由這樣的方式打破世代的隔閡,讓大家先從有趣的畫面開始閱讀然後在每件作品中放入一定的線索,讓觀者在閱讀完整個系列後能得到我所要傳達的想法。

  而在這系列中有兩件作品是由體操選手的日常要轉變為體操男爵的旅行系列的關鍵,分別是體操選手的日常的體操男爵勝利與體操選手的日常之體操男爵的鎂粉攻擊(圖四與五),這兩件的作品會出現主要是因為當時剛好適逢結婚籌備期也因為對自己要邁向人生下一個階段感到焦慮,所以在畫面便出現鬍子的符號也象徵社會化的部分,另外作品中出現勝敗及與人比較的元素也是因為自身人生階段的改變,身為35世代的青年人幾乎都面臨晚婚的問題,結婚不僅是兩個人的事情也是兩個家庭的結合,所以在各種層面上都有可能會有磨擦與衝突對一般人都是巨大的挑戰而對青年藝術家而言這負擔跟挑戰更是巨大,所以在作品中的勝敗跟競賽的概念也是這一現況的縮影。


圖四:體操選手的日常之體操男爵的勝利
絹本膠彩 – 油彩松木 – 42x42cm – 2016
圖五:體操選手的日常之鎂粉攻擊
絹本膠彩 – 油彩松木 – 42x42cm – 2016

  接下來的系列剛好由於獲選文化部的出國駐村計畫所以便前往美國再度駐村並且也開啟體操男爵的旅行的篇章,也因為在人生階段的不同這次出國駐村感覺特別不同,第一次的美國駐村由於文化上跟人文地理的差異讓我聚焦的部分大都是文化與我作品的關係,但第二次去駐村時我反而因為自身心境的不同我大都去關注當地環境或是社會現象的部分後再來轉化成作品(圖六),最主要的變化應該是從之前的自身為出發轉為由外界給刺激來創作,也因為這樣大量的觀察發現國內外藝文發展環境的巨大差異,並引發我對台灣青年出走他鄉討生活這議題的關切,而且近年來有由於台灣經濟的不景氣身邊許多藝術家都乾脆以駐村為家幾乎都在國外生活,也有週邊的朋友也因為成家立業後因中國的高薪條件轉而到對岸教書,這也反映了現階段台灣環境對藝文工作者的生存是相對辛苦的,所以人才流失也是目前台灣需要面對極大困境之一,而35世代背景成長的我們由於是大量接觸網路的第一代所以當然也對外界的資訊非常渴求,所以感覺也對國外抱持的一種憧憬但現實上35世代要能夠出國深造或是工作還是需要許多嚴苛的社會體制篩選後才能有機會的。

圖六:體操男爵的旅行1~5   
絹本膠彩 – 油彩松木 – 42x42cm五連作 – 2017

  在2018年我有一件作品名為體操男爵的加冕儀式(圖七),這件作品主要的內容就跟文章主題相當的契合,畫面的表象看起來就像在一個幻想的森林世界中體操男爵接受了加冕而森林中的各種動物都為他祝福一般的童話故事,但是其實我在畫面的表層敘事性下我暗藏了35世代所面臨的各種問題和困境,就像畫面中體操男爵是接受一位年長的半人半獸生物的加冕,這也隱含了我們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為了往上爬常常都還是需要上一輩的提攜或是肯定才能獲得機會,而週遭的動物有些就像下一個世代的青年人一般虎視眈眈的想要找尋機會,而象徵成功的王者之樹彷彿也居高臨下一般的睥睨這個世界,這件作品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大尺幅並且是橫向式的作品,所以在構圖及構思細節上花了許多時間,也首次在這系列中將想要表達的意象完整的在一件作品中完整的呈現,主要是因自己感受到35世代仿彿就象是在上下兩個世代的夾縫中求生存因而產生更強烈的焦慮感進而想在一件作品表現出更多的訊息,使得較完整的訊息猶如求救訊息一般緊急了,而作品在絹本底層的部分除了油彩用來繪製大面積的空間外,更利用現成物例如閃亮的卡紙的剪貼後直接貼於木板上,以製造出有別於油彩的另一種視覺層次感。

圖七:體操男爵的加冕儀式 
絹本膠彩 – 油彩松木 – 160x70cm – 2018

  而在藝術圈中35世代的青年藝術家也常常需要跟這樣的社會篩選機制奮戰,青年藝術家為了生存除了認真的生產作品外也需要透過參與各種美術競賽或是補助案的甄選來獲取資金,而這些資源大都掌握在我們上一個世代手中,我們除了努力展現自己也要被上一代所審視檢驗,就像在體操男爵的加冕儀式中一樣,而其實在藝術生態中年輕的藝術家永遠不嫌多,在我們下一個世代的青年藝術家也從學院或是台灣各地大量的被產出,大家也都蜂擁的飛向看似完美無缺的藝術花花世界中,但其實因為台灣因為經濟發展的停滯進而讓藝術圈已經沒有前四五年那樣的榮景了,所以身為35世代的藝術家是最為辛苦的除了要面對上一代的認可與否又要面對下一代的威脅最後還要承受整個大環境的考驗。

  接下來會列舉兩位藝術家分別是比我稍年長的世代以及另一位90後的,共同點都是大家都用膠彩及東方媒材的創作也同屬台灣的當代藝術範疇但是在作品所探尋的內容就非常不一樣,也旨在說明相同形式的藝術作品會因為藝術家生長世代的不同而發展出各自不同的脈絡系統,首先以1975年出生的華建強為例,他剛好是我台中教育大學的學長但很可惜在我剛入學的時候他就已經畢業了,以相距八年的生長背景為一個世代差距我們可以從他的作品生仙超世之慶生會(圖八)閱讀到他同是台灣青年藝術家開始被注意的時代,那種全台畫廊百花齊放而青年藝術家瞬間成為市場寵兒的背景下藝術家對社會的各種觀察跟見解,雖然透過一樣的媒材或是接近的語彙符號,在華建強的作品中他主要也是利用自身投射的角色來觀察各種社會現象,甚至也是採用一種輕鬆戲謔的方式來述說,但不同於35世代的藝術家的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青年藝術家雖然會注意社會現象但是總是會把自我擺在最先的順位,所以幾乎都會從自身為出發點來創作因此在我的作品中才會比上一代更少了一些社會背景跟時事的部分,轉而是用自身生活的片段來拼湊出整個世代的輪廓,所以在閱讀我的作品時如果只閱讀單件的作品並無法了解到整個系列的樣貌跟原意。

圖八:生仙超世之慶生會 
膠彩紙本 – 146x112cm – 2004 

   因此35世代相較於上一個世代似乎多了一些輕盈,但我們也尷尬的一腳踏在上一個世代而另一腳卻準備想跨向自己的篇章,接下來我們來看看比35世代更為年輕一輩的藝術家-蕭博駿,蕭博駿生於1991年的台北,剛好也是跟我也是差距八年的時間,目前是就讀台灣師大的博士班之前也有因交換計畫到中國的中央美院過,而在他的殘忍的美麗七(圖九)這件作品中所採用的形式跟媒材幾乎跟我的體操選手系列是一致的,都是利用絹本的透明性以及底層的圖像來複合畫面,但最有趣的是內容的部分就相差非常多,在我下一個世代的青年比起35世代的我們更輕盈了,不僅自身的成長背景直接就是在網路世界所構築的嬰兒床之上所建立的,所以在藝術的表現與關注就會更注重自身與集中,在他這個系列中可以看到他都以精品包包這樣的單一物件為主題並以這個系列來批判社會對名牌過度消費與崇尚的風氣,也象徵更新的一世代更聚焦在自我的世界並以更小的視野來微觀這個世界。

圖九:殘忍的美麗七 
絹本膠彩 – 45x65cm – 2017

  綜觀從體操選手的日常到體操男爵的旅行,我都一再的用生活的經驗轉化成畫面也企圖用多件連作的系列創作來去描繪我自身世代的樣貌(圖十),有人說35世代所面臨的是最壞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因為此時也是最有可能產生革新與翻轉的時間點,我也期許自己能在最黑暗的時代持續努力累積能量,當到關鍵的翻轉點時才能有機會,最後也希望透過自己的創作去連結上下的兩個世代讓彼此能互相了解而不是只是訴苦埋怨,因為我認為只要世代間願意溝同甚至團結,並能再度讓社會中產生出新的正向能量讓台灣往更好方向前進。

圖十:體操選手的日常系列 
絹本膠彩 – 油彩松木 – 42x42cm十連作 – 2017
9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取消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