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der 文本
寫給那些在我看來只是行為的「行為藝術」(一)

者:Dianna ZHOU (現為法國土魯斯第二大學Université Jean Jaurès de Toulouse 2 造型藝術博士生)
圖:影像截圖,《臥》,背景藝術,武漢,2017 版權歸藝術家所有

寫給那些在我看來只是行為的「行為藝術」(一)

10月1日裡的那一個星期是中國人擁有的最長假期。2017裡的那一天,我本是打算去拍一些紀實的照片,卻沒想著在這個中國最大的中轉城市的火車站武漢漢口火車站的門口我創作了人生裡的第一個行為藝術作品,說來慚愧,這依然是目前最被我認可的個人作品之一。

作品的形式很簡單,由影像紀錄。在觀察了近乎半個小時的人來人往後,我將相機交給朋友,頭朝火車站入口以和旅客行走相反的方向平躺,望天。那時我的理由很簡單,只是想找個辦法加入這些形色匆匆的人們並希望找到一個快速的方法使他們放慢腳步然後考慮一下為何我們總是要不停的在這個世界位移。

當時的我並沒有考慮作品的時長,而就在兩名武警向我走來說:「起來!起來!」的時候,作品完成,兩分三十七秒。

我沒有找到問題的答案,但這個作品卻給我這個當時可能還在當代藝術門口困惑的人臨門一腳。它使我真正地感受到藝術與外界的直接交流,即使這交流是無聲的。在今天強大的功利主義的背後,可能這個作品從表面上引起的效果只是駐足的人群,拿出手機拍照上傳到社交網絡,或者更直接的是國家機器暴力機關的干涉。但這兩分鐘多的「休憩」讓作為創作者的我似乎創建了一個私人的維度,一個在嘈雜環境中卻清靜的思緒。從那之後,我開始放棄了很多從前的尋找,而讓行為藝術進入到自己的創作當中。

圖一,影像截圖,《臥》,背景藝術,武漢,2017 版權歸藝術家所有。

行為藝術所引發的對其釋義的討論一直處於未完結狀態。而就目前我所運用的「行為藝術」一詞是由中國藝術批評家們從英文Performance一次翻譯並結合中國的藝術家作品特點衍生出來的。行為藝術一詞逐字反翻成英語為「Art Behavioral」。1從中我們可以明顯的看到中國行為裡的非美學化,它的政治性和社會性。此詞的運用直接反映了與其相關聯的民生性,但它也造就了國際視野裡甚至是中國民眾自身對「(中國)行為藝術」略帶桎梏的畫面印象。而這現象的產生也正是我要討論的主題,並且可以因為清晰的為我所要展開批評的內容所服務。(我接下來會集中討論的行為藝術作品大多是引發社會性或政治性話題的作品)因此在這裡我選擇運用“行為藝術”一詞作為我所敘述的藝術形式的稱呼。

「行為」和「行為藝術」的模糊邊界正是使普羅大眾困惑的癥結所在。例如Bruno Péquignot在 « Communication »裡引用的Thomas Benson對Jennifer Smith的批評清楚的表達了對這類事實的質疑和擔心。2行為藝術的發展首先要站在其背後有藝術的思考和乾預的基石上。不置可否的是,一些當代藝術家在尋找個人行為藝術語言的時候有出現被單純行為本身所引起的效果或者效應遮蔽繼而忽略真實藝術性的現象。行為藝術並非簡單的藝術性活動,它區別於一些社會公共活動,我們需要嚴謹甚至是苛刻的來釐清行為藝術在公共關係里的力量。一個帶有藝術方式的社會公共活動被搬進了博物館是否就算是蓋上了官印而變成當代藝術作品;或者在一個有名望的藝術家指導下的藝術活動和歸到其個人作品裡的行為藝術作品又有何分別呢?也許我們能抽象的形容出他們的特點一二,而且行為藝術常根據內容被清晰的分為過身體,事件,互動,影像等不同種類,但行為藝術裡所創造的事件和能力行為引起的藝術事件又靠什麼來界定呢?這樣即使略顯幼稚的基礎話題在當代行為藝術理論研究裡卻是乏善可陳的。

針對行為藝術的歷史演變的學術討論在此我就不一一贅述了。由開始的Body Art,Art Vivant,Happening3, 具體派4等先鋒藝術概念已經衍生出今天例如Art Contextuel, Art Poétique等一些新的分支(暫時可翻譯為「背景藝術」和「詩意藝術」,之後我會更加詳細討論這兩個新生卻及其重要的行為藝術形式)。而在分析行為藝術的影響力和創造力的時候,我們似乎忘記過濾並思考在我們眼前正在上演的行為的真正敘述語義,我們一直默認被博物館接納或者由藝術家提出或指導的行為活動都是能涵蓋到行為藝術範疇內的。換句話說我們總是通過權威發聲告訴大眾「這是行為藝術或者行為藝術是這樣的」而沒有人告訴過他們「為什麼這是行為藝術」或者更直擊問題核心的是「為什麼這是藝術」。這實質上是一種藝術審美霸權,也正印證了Paul ARDENNE那句經典的“其服務是為了征服”5

圖二, « Let’s chat » 王良吟
來源:https://freewechat.com/a/MzA5MTM1MjMxMg==/2652781602/1

行為藝術的成功也正是它的局限所在,行為藝術拉近真實生活並融合人文領域哲思上的效果和反響是巨大的。然而行為藝術卻也化身成了藝術家強烈的精英主義的傀儡。在一些看似與大眾互動的作品裡,實則卻是在建立了新的藩籬和等級,讓很多人只能站在行為藝術作品的外圍不知所措和尷尬狼狽。

形式上的暴力,瘋狂,大膽不能成為行為藝術的標籤;生活的,大眾的,簡單的作品也不應造成藝術家對其作品藝術性的擔憂和不自信,而我的論述不是鑑賞行為藝術作品,不是吹毛求疵更不是建立刻板的學術語言上的標準,而是在作品被展示的一開始就給觀者對行為後面的實際性質一個勇敢的質疑機會,和對某些已被承認而無法苟同的行為藝術創作上一次定義上挑戰。甚至賦予觀眾拒絕變成行為藝術的一部分的權利,因為這一天的到來便是當代藝術真正達到其本質追求的時刻。

看第二篇:寫給那些在我看來只是行為的「行為藝術」(二)


1Erik Bordeleau 在他的論文《Escape, Anonymat et Politique àl’Ère De La Mobilisation Globale : Passages Chinois Pour La CommunantéQui Vient,》裡說到:「行為一詞的運用直接反映出著認為所有個人行為都包含著一定的表達其社會秩序的禮教性質的傳統儒家思想。高名潞在強調這一術語所引申的社會政治性時說:「這一對在中國當代藝術範圍內的行為藝術的解釋與其『行為』一詞所具有的社會化含義有本質聯繫。無論藝術家個人是否有在其作品中表達一定的社會問題,中國行為藝術的社會學性總是存在顯現的。」

2Bruno Péguignot, « Communication », Seuil, 2013. 此書在章節< De la performance dans les arts > 開篇說到Thomas Benson 對於Jennifer Smithe為期一年的流浪生活「藝術創作」的批評態度:「……她沒有用於藝術,而是將藝術去服務她的一些點子。她感興趣的不是藝術,而是性別的戰爭和女人的特權。」

3也被譯為偶發藝術。此詞語第一次被Allan Kaprow用於1957年。「Happening是一個使人興奮的環境,在這個環境裡面,所有的運動和活動都被密集在一個有限的時間裡完成。一般情況下,人們聚集在一起為了完成一個戲劇性的行為。」第一個被視為Happening的作品是由John Cage, Allan Kaprow 創作的« 18 happenings in 6 Parts »。

4由「Gutai」一詞翻譯而來,是由日本藝術家吉良治久在戰後創立的日本先鋒藝術團體。其主要核心思想在於創造實驗大膽的藝術形式。田中敦子,嶼本召三等為其成員。

5在Un art contextuel 一書中第一章節un art « contextuel »,ou comment annexer la réalité中,Paul ARDENNE說到,“博物館學是政治本質的;在它(博物館)討巧的外表下,對展覽的提供,精神上的慷慨,其實時常是一種支配統治的象徵。其服務是為了征服。

55 Shares

performance art 藝術 行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取消 發佈留言